主页 > 魔兽世界 >

全民直播王傲延:带头戳破行业泡沫,盲目烧钱走不长远

编辑:凯恩/2018-09-04 12:27

  王傲延认为后期很多进入直播领域的平台有两类,一种是to VC在做事情,自己没有目标,为了迎合不同资本的布局来不断的调整方向。另一种是创始人觉得自己身边资源和直播能挂钩就想跟风进入行业赚快钱,这些平台往往还没有进入洗牌期就会被市场净化掉。

  之所以要做泛娱乐,源于王傲延对直播市场的几个判断:

凤凰彩票(fh643.com)

  戳破泡沫,拥抱监管

  3)未来直播的消费主体一定是90后,全民首先要做年轻人爱看的直播内容。90后关注泛娱乐,抓住年轻人,他们会影响70后、80后加入直播大军。

  重视内容的王傲延把全民直播定义为综合性直播平台,“全民直播以游戏起家,最初选择直播《英雄联盟》,从用户基数最大的类目往下游类目辐射,这个方式验证后是正确的,现在内容要逐渐外延到泛娱乐领域。”

  强调内容,重视用户

  据艾媒咨询数据,在内容丰富度上,全民直播排名第二,仅次于斗鱼;热度排前十的主播中,全民直播成功签约了小智、Uzi、小漠三位,凭借头部主播效应以及精细化的生态运营,全民直播后来居上。

  行业已经冷静下来了,不止天价签约金,那些打插边球赚快钱的小直播平台也会受政府监管影响,只有主动拥抱监管,建立完善的审核机制,才有可能从直播大战中突围。

  对此,王傲延很冷静,“今年年底明年年初,直播行业将迎来第一拨政策洗牌,不合规的中小平台将会从市场消失。明年,直播行业会进入自我净化期,没有核心竞争力的平台会先被淘汰掉,到后期行业间进行并购整合,有人最终会被互联网巨头选为标的物,也有人可能成为行业独角兽。”

  “我也不想喊行业的大词,但直播的核心终究还是内容,直播行业从业者,从最基础的人员到公司的管理层都知道内容是王道,但有多少人能把它落地好呢?”

  “把性价比不高的主播调整到合理价位,让主播自己也进入一个良性发展期。我们并不会减少主播的签约预算,只是打算把签约金更长尾地分下去,以前80%的钱分给了20%的主播,现在要合理分配。”王傲延进一步解释了全民直播的做法。

  数据显示,2015年秀场直播的市场规模达到74.6亿元,游戏直播的市场规模达到11.7亿元,方正证券预测2020年的直播市场将达到600亿元,华创证券则乐观地给出1060亿的预测数据。

  在全民直播2017年的蓝图中,游戏仍然是高权重的部分,但泛娱乐会是战略重点,会有包括户外、旅游、汽车、美食、综艺等领域的PGC内容以及精选UGC内容。

  2016年9月,手印直播与2015年12月上线的全民直播并购,完成并购后的全民直播宣布完成A轮融资,王傲延担任全民直播的总裁。

  创业公司如何在这场血腥拼杀中存活下来?

  “直播的战争和O2O大战,百团大战有本质区别,后者只是垂直行业的竞争,前者是一个时代产品,早期的互联网文字时代进入读图时代,再到视频时代,现在我们正在步入直播的时代。”

  “一个用户选择一个平台最好的体现就是充值,要让用户在别的平台是游客,在全民的账号是有价值的。”

  并购及融资完成两个月后的全民直播,正在进行产品的3.0升级,与此并行的还有全民与手印用户、财富、弹幕、内容等数据的打通。“这无异于是一场开颅手术,整合后的全民直播将成为首个具有完整横竖屏生态的综合直播平台。”王傲延如此评价双平台整合。

  “200多家公司进入这个市场并且活了下来,证明直播的盘子足够大,不用怀疑。”王傲延告诉亿欧,“直播的商业模式从几年前的传统秀场就可以验证了,随着直播的不断发展,内容的不断扩充,很多4A广告公司也把大量的预算转移到了直播平台,未来礼物打赏只是直播平台收入的一小部分,电商、游戏、快消品、直播间软广、节目冠名等都将为直播多元化变现作支撑。”

  

  随着流量红利消失,用户留存困难,政策监管趋严,直播行业从风口迅速直转急下,迎来变局和洗牌。

  2)“直播+”这个概念未来更多是直播+垂直行业+场景,直播结合各类消费场景变现;

  2016年被称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从2015年到今天,全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已超过200家。作为200家直播平台中的一员,全民直播并不属于最先上线的那拨,就在12月26日,全民直播才刚刚举办完周年庆典。

  操刀直播行业的首例并购

  1)相对于传统秀场模式,游戏直播的礼物打赏场景较少,互动频次低,但游戏主播往往拥有大量忠诚度很高的粉丝,可以用游戏吸引流量再过渡到其它凤凰娱乐(fh643.com)类目进行变现;

  在王傲延看来,直播内容还处于初期阶段,用户目前还可以接受因设备、宽带等因素造成的制作粗糙,但绝不能忍受内容空洞,很多平台直接跳跃了这个阶段,一味追求制作精良忽略了用户真正的对内容代入感的需求。现在各大直播平台都有用户共粉的情况,只有凭借差异化的内容逐渐做出差距,才能让粉丝站队。

  也有人评价它烧钱疯狂,打法野蛮。但在王傲延看来,全民直播是一家速度感很好的公司,并且上升空间巨大。“0到0.1的阶段全民直播不断试错,摸索前进,0.1到1这个过程全民进入高速发展期,在行业第一梯队站稳脚跟,如今借助资本的力量全民进入了裂变式发展期。”

  “33天,手印直播在最短的时间里完成了产品开发,手印直播切的是网红领域,通过网红制造和直播事件营销为手印带来了高速增长,上线100天就实现了盈利。”手印创始人的王傲延这样说道。

  不要怀疑直播的生命力

  王傲延告诉亿欧,“年底我们会完成产品和品牌的升级,打通全民和手印两套产品,从1走到10,再从10走到100。”

  “早期直播平台盲目的扩张,一味的追求日活让平台不得不花大价钱来签约主播,平台之间的争抢导致主播签约价格无限上涨,从2014年的一个主播最高几百万飙升到几千万。但是其他数据并没有呈正比增长,天价主播签约金是直播行业的泡沫,我们想要戳破它,有泡沫的行业发展一定是畸形的。”王傲延表达了全民直播的决心。

  王傲延把直播平台仍在烧钱和亏损归咎于恶性竞争。